足球新闻网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足球新闻 > 体育头条 >

球头条【紫牛头条】小伙让山海经里神兽“走”

时间:2021-02-22 16:45人气:来源: 未知

  最近,一组名为《粤绘神兽》的系列光绘作品一经发布便火速出圈。夜幕下,白泽、青鸾、凤凰等象征祥瑞的神兽们散发炫丽的光穿梭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酷炫有趣十分吸睛。网友赞“这场视觉盛宴,太震撼了”。在外网刷到这组作品的外国人连连惊叹:“中国的神兽,也太酷了!”“这是只有中国人才能想到的浪漫”。

  这组作品出自中国光绘艺术家王思博(RoyWang)之手(视频号 :Roywang光绘艺术)。出人意料的是,他曾是一名职业橄榄球运动员,因为伤病离开球场。此后钻研光绘艺术十余年,他以黑夜为画布,灯光作画笔,创作了一系列中国风光绘作品,在国际上颇有名气。

  随着《粤绘神兽》系列作品的走红,王思博最近受到了很多关注。谈及这组作品的创作,王思博说,球头条当时花了三个晚上,踩点了广州十几处地标,只为寻找最佳拍摄机位,最后选择了在粤海关旧址、广州塔、海珠桥、大剧院等九个地方完成创作。

  “我非常喜欢中国的古老传说,特别是《山海经》里带有神秘色彩的异兽。”王思博说,在他看来,这些异兽本质上和光绘一样,都是非常梦幻迷人的,“其实光绘特别需要创作者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才能创造出令人惊艳的作品。”

  王思博总是有各种奇思妙想。一旦有了一个点子,他便开始在脑海里建模、描点,想象场景结合光效创作出来的模样。就这样,他把中国传说里的上古神兽完美地融入现代都市,夜幕下的奇特光影让画面显得意境深远,靓丽多彩。连世界最的光绘艺术家Darren Pearson也评价他的《粤绘神兽》系列作品:“这是一个精彩绝妙的创意。”

  “看到中国文化元素被认可和欣赏,有点骄傲。”王思博笑着说,此前在国际光绘圈崭露头角的艺术家,大多是外国人,自己得到认可也是为国争光了。

  如今的王思博俨然成为了中国光绘的一张名片。从十二生肖、召唤仙鹤,到中国龙、《山海经》异兽夜行等作品,王思博在国际上渐渐有了名气。

  王思博告诉记者,6岁时他随家人从黑龙江搬到北京。由于身体素质出众,12岁时被丰台区体校的教练看中开始接受体育专项训练。六年级时,他就拿了丰台区铅球比赛的第二名,并连续获得五届北京市铁饼冠军。高三那年,他被中国橄榄球国家队教练郑红军看上并通过特长生考试进入了中国农业大学,成为人文与发展学院法学系的一名学生,“农大最吸引我的是橄榄球明星球队,我也是冲着校队去的。”

  大一下半学期,在亚洲杯外围赛中王思博正式入选了国家队,此后接连参加了八场国家队比赛。2007年在斯里兰卡参加亚洲杯外围赛时他被日本职业橄榄球经纪人选中。次年,大学毕业后的王思博顺利签约日本理光橄榄黑羊俱乐部,开启了四年半的旅日橄榄球生涯。王思博成为了继他的老师贺忠亮之后进入日本职业橄榄球联赛的第二个中国人。

  2012年年初,王思博感觉自己的双臂及手指经常麻木,有时也会出现走路不稳的情况。去医院检查后,他被告知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脊髓型颈椎病,“当时我的第五节和第六节颈骨之间的增长压迫到了神经,除了手术别无他法,否则很有可能高位截瘫。”王思博向记者讲述道,做完手术后,医生告知他已经无法从事剧烈的橄榄球运动了,“当时我愣了好几分钟,运动生涯的结束对一名运动员来说无异于剥夺了他们的生命。”王思博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开球场,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在家休养了一年多后,王思博的身体慢慢康复,也逐渐走出运动员生涯结束的阴影,他开始思考不能当橄榄球运动员,那他能干点什么。“在日本那段时间,我爱上光绘了,既然不能打球,那就试试摄影吧。”

  王思博说,在日本打球那段时间,一有空闲,他就喜欢拿着相机在日本的街头小巷摄影。一次接触到毕加索的光绘作品后,他一下就被这种新奇的创作方式所吸引,当天晚上就买来了手电筒配合相机开始尝试光绘摄影。(1949年,阿尔巴尼亚摄影师焦恩迈利在法国拜访了毕加索,向他展示了自己记录下的拍摄对象的“运动轨迹”。毕加索看后,生出了灵感,拿起光笔创作,而焦恩迈利则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过程。LIFE杂志于2010年发表了该作品。)

  王思博告诉记者,光绘摄影是通过相机的长曝光记录创作者移动光源的路程最终形成一幅完整的图画。“刚开始玩光绘的时候,无法看到过程,只能在长曝光之后才能看到之前画了什么。”王思博说,为了追求更好的效果,哪怕只错了一个小点,他都要重新画。

  没有任何摄影基础的王思博在空闲时疯狂地陷入光绘创作中,并且很快在光绘这个小众圈子玩出了名气。2012年因伤退役后,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光绘创作当中来,“当时中国的光绘还没有开始发展,我想着是不是能做出点成绩来。”王思博说。

  王思博说,一开始创作的难度特别大,不同于简单的二维图像,光绘摄影完全靠记忆在空间内绘画。一幅作品,他常常要练习近百遍,才能把握住每个节点,经常累得满头大汗。

  王思博告诉记者,慢慢地,他也摸索到了一些门路。创作时,他将两手横向伸开,以此作为画布的两端,将头顶与地面作为画布的顶端与底端,然后将心中的图画构思通过“身体画布”均匀地安排在空间中。随着技巧的增强,如今王思博画一幅普通的作品只需要2分钟左右。

  2016年,王思博凭借作品《奥维耶多之花》参加了世界光绘大赛并突破性地取得了世界特等奖的好成绩。此后,他成为了世界光绘联盟的第一位中国顾问。王思博深知要想超越欧美的光绘作品,必须要创作独具特色的中国作品。他开始尝试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龙、凤凰以及《山海经》中的奇珍异兽进行创作。“我最初画的是一条中国龙,因为从小就喜欢在纸上画各种形态的龙。”他绘制的作品中,开始夹杂越来越多的中国风元素,如书法、京剧,用超现实的光绘创作手法将龙与古建筑融为一体,别有一番中国风味。

  2018年,在北京王府井大街,王思博和10位团队成员用时7分钟一气呵成绘制了一幅670多平方米的《龙舞北京》光绘作品,创下“世界最大光绘图案”的吉尼斯纪录。画面中只见一条金龙张牙舞爪飞过长城,穿入祥云之间,“整片广场仿佛有了灵性一般”。

  “这是一个相当困难的过程。”王思博说,比起单人光绘,多人光绘需要团队默契合作,保证制作时间的一致性。此外,他们还需要时刻注意周围突发状况以免产生过曝,相机架在十二层高的楼房上拍摄,每个人都需要保证手中的光源不被挡住,“一个环节出错,整幅作品就毁了。”王思博感慨道。

  《龙舞北京》这幅作品迅速在国际光绘界爆红,与西方较为抽象的画法相比,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光绘的融合展现了更多的创作手法,吸引了一批外国光绘师来到中国,了解中国文化并取景创作。

  去年疫情期间,王思博创作了致敬逆行者的《白衣天使》主题系列作品。同时发起了“一束光绘世界”的活动,被法新社在全球报道。王思博通过网络征集了16个国家的抗疫文字并用光绘的形式把这些文字画在了不同的地点。他用最熟悉的光绘,记录下了逆行者们在疫情中的付出。设计完成后,看到不同文字的光绘作品抒发着同样的感激之情,他十分感慨地说:“正是因为有了白衣天使们的付出,才给了我们更多勇往直前的力量。”许多网友看到作品后纷纷感叹,“这才是艺术该有的样子”“向医护人员致敬”。

  牛年来临,最近王思博在北京武威南城门拍摄了一张《马踏飞燕》作品。新的一年,他希望能够更进一步,将光绘融入城市文化,为每个城市定制专属的光绘作品,帮助城市更好地宣传。未来,他也会继续创作中国风光绘系列作品,希望全世界更多的人能喜欢上中国风。

标签: 球头条(99)


本类导航

关闭
关闭